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联系我们| 访问旧站
学校介绍 学校荣誉 领导介绍 教师风采 校长手记 计划总结 五中新闻 部门公告 教研动态 教学前沿 课程建设 课题研究 校本培训 综合实践 校际联盟 国旗下讲话 常规管理 法制教育 绿色教育 生命教育 主题教育 德育荣誉 德育研究 科技在线 校内通知 常规公示 每周工作 获奖公告 党务公开 能力作风建设 实践科学发展 党员学习 文件通知 党总支活动 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 活动通知 公示 教代会校务公开 活动音像 制度条例规章 工作计划 教工社团活动区 组织建设 活动讯息 团员风采 学生社团 综合实践 学生作品 名人警句 阳光驿站 组织建设 家校联系 家长课堂 校园艺术节 和美班组 14岁青春仪式 文明礼仪 2014毕业典礼 法制教育 2014年运动会 2014年秋艺术节 2015年毕业典礼 尚无数据
您现在的位置: 金坛第五中学 >> 德育教育 >> 绿色教育 >> 正文

台城啊,台城

作者:江南客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0/12/13 点击数:2344次 字体: 大 小

/李配天

 "十里,把韦庄的《台城》背一遍。"
      “
……江雨霏霏江草齐,六年……”
     “
什么六年?哪儿来的六年?是六朝’!重背。
     “
……六朝如梦鸟空啼。无情最是台城柳,依旧烟笼十里堤。
    
我的名字叫柳堤,无情最是台城柳依旧烟笼十里堤。这的确是一个很美的名字。试想一下,一堤的垂柳,在烟雨朦胧的江南春天,轻柔的风一吹,腰肢曼舞,霎时,那条堤就成了一条飘动着的浅绿鹅黄的丝带,不是不醉人的。十里是我的小名,比起别的孩子来,实在是与众不同。
    
妈妈说,南京是我的故乡,我又是在台城边上长大的,那么这首《台城》就一定要背熟。这不,连大名捎带上小名都深深地留下了这首诗的痕迹,南京的痕迹。
   
年不过五,我就在妈妈的要求下一字一句含含混混地背诗词曲赋。当然,背的绝不是床前明月光春眠不觉晓这般简单的,妈妈在中学当语文老师,她在课堂里教到哪里,我便要在家里背到哪里。于是在初中课本里,我见到了许多熟悉的脸孔:《木兰诗》《茅屋为秋风所破歌》;偷偷一翻高中教材,竟也寻着了老友:《蜀道难》《琵琶行》。但是十分不幸又十分愚蠢的是,妈妈并没有为我解说诗句的意思,我也没有多问。只是心中存着大串大串的问号:霏霏是什么样子的?鸟啼也罢了,为什么是鸟空啼烟笼十里堤又是怎样的景象?还有,为什么说台城柳无情呢?韦庄先生真是奇怪。有一次我实在想不明白了,问了妈妈这个关于无情的问题。妈妈给的解答我至今记得:你看,柳树春天抽芽,长成翠绿翠绿的一棵,到秋天枯了,可是第二年它还会抽出新的芽。无论这个世界上发生了什么,战争也好,和平也好,老皇帝死新君立也好,改朝换代也好,它只是不停地青,又不停地枯,仿佛置身于世界之外。喏,这就叫无情这也叫无情?我还以为电视节目里报道的狠心妈妈遗弃先天残疾新生儿才叫无情呢。我确定我没有听懂妈妈对无情的解释。那时我全凭听觉记下了妈妈叫我背的诗篇,她念一句,我就跟着重复一句,就这样,一首首诗被我如此含糊地背了下来。如今想想真是可悲,这样将诗背下来,实在是全无韵味,若是有些什么,怕是只有诗人那缕精魂所留下来的千百年来不曾消减的残韵吧。为此,长大后我会真心实意地忏悔过。《红楼梦》中宝玉生袭人的气时,曾含沙射影地骂了句没的玷辱了好名好信,我这般不求甚解,口内含混第背诗,也真是的没的污染了好词好句了。还曾经稀里糊涂地梦见过,历代文人一一从我面前庄严肃穆地走过,我一边冲他们鞠躬作揖一边大呼对不起,我错了。结果,无钱沽酒的陶潜问我有酒否,我的祖先七郎柳永冲我凄然一笑,而我最崇拜的苏轼则很大度地拍拍我的脑瓜,还不计前嫌地称我为小友”-------当然,此乃后话。

生活中总是充满了变数。在我被塞进小学校门一两年之后,妈妈竟自动离开了光荣的高中语文的岗位,转而去和亲朋合伙做生意去了。我曾仰着脑袋问妈妈为什么,做教师要清贫一辈子的。回答我的问题时,她付之淡然一笑。有一些我难以名状的悲壮。

不当语老师的妈妈自然不再要求我背唐诗宋词元曲,我并没有为此庆幸,也没有遗憾,那时的我对中国古典文学,不厌恶,但也说不上喜欢,只是觉得身边有一与我熟识却不亲密的同伴突然离开了,随着妈妈离开教师岗位。无关痒痛。
但有一天这位久违的同伴跑回来了,是自己跑回来的,而且,他成为了与我熟识且最亲密的伙伴。我确定我爱上了诗词。

一向不爱朗诵的我,竟开始里在阳台,冲着车水马龙灯火通明的南京夜景高耸着苏轼的江南好,千钟美酒,一曲<<满庭芳》,欧阳修的平山栏槛倚晴空
,山色有无中为李商隐的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连"的解读费尽心思,为《红楼梦》中黛玉的花谢花飞花满天,红消香断有谁怜而不觉得像宝玉那样痴倒.......甚至,明白了设么叫平仄,明白设么叫五言,绝句,律诗。看宝二爷起的"海棠社桃花社,不觉心痒起来开始写起小令。甚至在班上东拼西凑的整出一个诗社,但终究还是散了。

    但我着同伴并没有因为诗社的解散而在次离我而去,反而愈发坚定的紧跟我——或者说我愈发坚定地追随它。也许黛玉诗中的无赖诗魔昏晓侵不过如此。我自然为诗魔的造访而开心,但有人对此不开心,妈妈就是其中一个。她将我的数理化成绩下降归结为对诗词的热爱太深,看见我捧着《诗词通鉴》就皱眉,更对《红楼梦》咬牙切齿地恨,简直认为这本优秀的小说教了我,还贼一样地把《红楼梦》及红学研究著作悄悄地不知运到哪里去了。

    但我有的是笔,有的是纸,脑海中的灵感也是无法运走的。不让公开写诗,见缝插针我总是会的。在去北方海边度假的回程中,半夜赶上了开往南京的火车。但见夜色苍中东面的海,西边的山,残月,疏星,免不了暗发诗性,一首七律一气呵成:

夜别燕赵晓至吴,望乡风残暗香疏。

月悬沧海人声寂,日倚峦嶂我影孤。

琼浆不敌愁千盏,玉液难酬梦一壶。

零丁几处星繆落,疑是病蟾吐碎珠。

面对我的偷作诗,妈妈不会没有察觉。一次我正出神地想着诗,在一边叠衣服的她突然抬头问我:哎,你怎么会写诗的呢?谁教你的呢?我吓了一跳,想不到妈妈竟读得透我的心思,于是支吾道:······没人教。又飞快地笑笑,自学成才。说罢小心地瞅着她。妈妈又低下头去叠衣服,嘟哝道:难道是受我的遗传?我又气又好笑,哪里有这样恶劣而恶心的遗传!我才不会像你一样,放着好好的老师不当,下海从商!妈妈正色道:当老师要清贫一生的。我不理会,大声背道:醉中了了梦中醒,只渊明,是前生。走遍人间,依旧是躬耕。

最终妈妈得出了一个结论:我有文学天赋全仗名字起的好!我乐得向天空拜了三拜:多谢了,可爱的韦庄先生!

回头一望,我真的在不知不觉中了解了许多。我明白了霏霏是雨雪飘飞不止的样子,六朝是东吴,东晋,宋,齐,梁,陈这六个定都南京的朝代,鸟空啼其实是韦庄自己对如梦如烟的历史的磋叹,烟笼十里堤又是怎样一番能惹出多愁善感者万千愁绪的诗情画意。但最大的问题仍然笼罩着我:台城柳为什么无情?我想亲自问韦庄。但我无论怎样努力地做梦,都只梦见台城,还有那柳,还有那堤。韦庄是模糊的,隔着烟般得霏霏江雨,不像陶潜,柳永,苏轼那样明晰,他是看不清的。

喂?妈妈。什么事?那个秋天,我又完成了一首诗在妈妈打来的电话中喜滋滋的,甚至做好了冒着被批的狗血淋头的危险请教妈妈的打算。

是这样的,十里,妈妈的声音有些不好意思,韦庄那首《台城》的第二句是什么?顿了顿,她解释道:我带着几个外地的朋友在台城这里玩呢。

我听见自己心中的波澜。定了定神,再定了定神,我仍忍不住咆哮道:““六朝如梦鸟空啼!你忘本啦!

挂了电话,我久久呆坐。才写好的新诗,正想向妈妈请教,竟不知到底是请教还是炫耀了。

掐指一算,妈妈不当老师,不,妈妈离开诗词曲赋,整整六年了。

六朝如梦?呵,妈妈,真的,六年就足够了,足够了。渺远的鸟啼,来自台城,来自历史深处,来自人心深处。六年如梦鸟空啼,无不可。

我突然就明白了。俯身改了改那首新作:

五更秋阴几闻鸡,晓钟隐隐疑仙笛。

愁对露迹月色染,傲向霜痕花气袭。

哀雁难争新瑕卧,乐莺不择病枝栖。

莫怜鵚叶与死絮,无情春返柳遮堤。

台城烟柳,青而又枯,谢而复荣,果然无情。

 

 

推荐理由:

《台城啊,台城》一文描写了“我”在倔强而轻狂的少年时期爱上了诗词。在文中“做教师要清贫一辈子”一句出现次数多,这主要体现了当时人们面对从事教育事业的人的看法。

六年,“我”爱上了诗词,六年前妈妈离开诗词曲赋,在那个懵懂天真的年龄,“我”踏上了文学之路。

台城烟柳,青而又枯,谢而复荣,果然无情。是啊,当它在冬天枯萎,第二年它仍然坚强地抽出新的芽,无论这个世界发生什么事,新旧交替,用不更变。

在指尖上划过的岁月里,我也喜欢过诗词,但在梦想与现实中,我选择了现实,选择了觉醒我并没有像文中的“我”一样追求梦想,而是选择循规蹈矩地走在人生的道路上。

渺远的鸟啼,来自台城,来自历史深处,来自人心深处。再美如梦幻的诗句里,我们仿佛看见了一个在雾幕笼罩的天气时,一声清脆的鸟啼划破了清晨的平静,那声音好似从遥远的故乡传来,牵动了那份重重的壳下的那块柔软的地方!

   五更秋阴几闻鸡,晓钟隐隐疑仙笛。

愁对露迹月色染,傲向霜痕花气袭。

哀雁难争新瑕卧,乐莺不择病枝栖。

莫怜鵚叶与死絮,无情春返柳遮堤。

诗句虽看许多写景, 可诗的深处却藏着对诗词无比热爱的一颗炽热的心。眼前似乎又呈现了一堤的垂柳,在烟雨朦胧的江南春天,轻轻的风一吹,腰肢曼舞,那条堤好像飘啊飘,飘啊飘······

 

金坛市第五中学  七(11)班  海阔天空

指导老师:张银坤

字体: 大 小 加入收藏 打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