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联系我们| 访问旧站
学校介绍 学校荣誉 领导介绍 教师风采 校长手记 计划总结 五中新闻 部门公告 教研动态 教学前沿 课程建设 课题研究 校本培训 综合实践 校际联盟 国旗下讲话 常规管理 法制教育 绿色教育 生命教育 主题教育 德育荣誉 德育研究 科技在线 校内通知 常规公示 每周工作 获奖公告 党务公开 能力作风建设 实践科学发展 党员学习 文件通知 党总支活动 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 活动通知 公示 教代会校务公开 活动音像 制度条例规章 工作计划 教工社团活动区 组织建设 活动讯息 团员风采 学生社团 综合实践 学生作品 名人警句 阳光驿站 组织建设 家校联系 家长课堂 校园艺术节 和美班组 14岁青春仪式 文明礼仪 2014毕业典礼 法制教育 2014年运动会 2014年秋艺术节 2015年毕业典礼 尚无数据
您现在的位置: 金坛第五中学 >> 教育科研 >> 教学前沿 >> 正文

【学生作品】泰格特《窗》之续写

作者:张银坤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4/5/12 点击数:2481次 字体: 大 小

指导老师:金坛市第五中学  张银坤

 

题目设计:“他看到的只是一堵光秃秃的一堵墙。”小说就此戛然而止了,这位病人以后会怎样呢?请同学们畅想一下,当他看到一堵光秃秃的墙以后,他会怎么想怎么做?假如他看到窗外的美景,又会发生什么?假如又来了一位病人,“窗”下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请大家拿起笔,尽情发挥你的想像,给小说续写一个结尾吧!

要求:(1)能多种表达方式综合运用。

        2)想像要合乎故事情节。

        3)写作内容具有一定的创意。

 

泰格特《窗》之续写

八(5)班    

那位病人惊呆了,保持着同样的姿式,渐渐地,他的身体抽搐起来,一阵阵巨痛向他袭来,有身体上的,也有内心的。他想起了病友为他描述的那个美丽世界,他想起了几天前那个冰冷的夜晚,想起了病友那急促而嘶哑的喘息声,想起了自己那可恶的思想……“晚了,一切都晚了,为什么当初我会有那样的想法?”他在心中呼喊着。

又是一阵剧烈地抽搐和巨痛,他似乎看到了死神在向他招手,病友在向他微笑。他终于支撑不住,倒在床上,意识开始模糊起来。

“笃、笃、笃”一阵敲门声传来,紧接着是一柔和女声:“先生,该吃饭了……啊,您怎么了?”这是他昏迷前最后听到的声音。经过长达几小时的抢救,这位病人脱离了生命危险,醒来后,他变得开朗了许多,似乎做出了什么重大的决定。

有一天,他向医院提出在那堵墙上开一个窗户。因为不符合医院规定,被拒绝了。护士好奇地向他询问原因,他微笑着答道:“为了纪念一个高尚的朋友,同时,也让以后住在这个病房的病人能真正欣赏到窗外的美景。”说罢,枕巾上多出一朵泪花。

 

泰格特《窗》之续写

八(5)班  徐颖辉

他看到的只是光秃秃的一堵墙。

他猛然一惊,全身瘫软地躺在了病床上。他照例睁着双眼盯着天花板,只不过这次他看到的天花板是模糊的,在泪水中。他开始后悔,后悔当处没有按响电铃,拯救那已经升入天堂的病友。可是这有什么用呢?他已经离开了。他开始回想病友告诉自己外面那多姿多彩,阳光明媚的世界:清澈的湖面上,一群群野鸭、天鹅在湖中嬉戏,阳光照射着湖面波光粼粼,孩子们时不时丢些面包屑,看着这些水禽们吃着,欢喜地拍起自己的小手……这些美景勾起了他对病友的回忆。

他的病情因为这些美好的回忆渐渐好转。有一天院长进行医学检查,他看见病床上的人在专注他看着那堵光秃秃的墙,院长很好奇:“嘿!你好,请问你能告诉我为什么一直看着外面的那堵墙吗?”他回答道:“我在想像那堵墙的背后是怎样的一个世界。”

第二天的清晨,他从噼里啪啦的砖头声醒来,艰难地用一只胳膊肘支撑起自己,抬头看向窗外,发现那堵光秃秃的墙已然成了一片废墟,废墟的另一边是一座古老的教堂,不算高,墙壁已经斑驳,金色也褪变为古铜的颜色,远远望去会有一种肃然起敬的庄严感。他看到后突然觉得生命是珍贵的,庄严的。他开始每天为自己和那死去的病友祈祷,直到他康复出院……

 

泰格特《窗》之续写

八(5)班  冯文静

他愣住了,心里像刀割一样,窗外并没有病友说的一切美景,仅仅是光秃秃的一堵墙,他倒在床上,望着天花板紧握拳头,用手重重地打在雪白的墙壁上,他想起了以前与病友一起度过的快乐的时光,想起那天晚上病友求救的神情,而他,却什么都没有做,只是静静地望着他死去,他懊悔不已。

想着这一切,他的病情越来越严重,几乎在生死之间徘徊,他开始为死去的病友祈祷。他依然每天上午和下午坐起来看着窗外,即使只有一堵墙他却努力回想着病友所描述的一切。

早晨,他感到自己的病床被悄悄挪动,睁开眼后,是一个陌生的环境——他换了一个病房,他叫护士来,请求护士让他换回原来的病房,他一定要回到那个他和病友的病房,可那个病房已经有人了,他只能在这病房。

上午,他照例坐看窗外。他就愣住了,那种景色,那么熟悉——是病友所描述的:一个不大不小的池塘,人们在池塘边嬉戏,花开一丛接着一丛。他笑了,笑得如此真实,半晌才冒出一句:“谢谢你,病友!”

 

泰格特《窗》之续写

八(5)班  孙梦悦

他看到的只是光秃秃的一堵墙,原本满怀期待的一颗心在这一刻破灭了。心脏不由地传来一阵疼痛。他的手慢慢地放在了心脏的位置上,唇角勾起了一道弧线,他苦笑道:“呵,公园呢,湖水呢,鲜花呢,假的,一切都是假的,呵呵,假的,假的……。”

他的眼泪在这时像止不住的泉水从眼中喷涌了出来。渐渐地他停止了哭泣,只是安静地躺在那张靠窗的病床上,眼睛盯着天花板,一动不动,就像一具尸体一般。就这样他的病情一天天加重了,医生对其病因不得而知。

一天夜里,风雨交加,雷电在天边不停地工作着,玻璃窗被雨水拍打的“啪嗒,啪嗒”响。这时的一切注定着这是一个不凡的夜。通过闪电的电光可以看到一个双眼深凹、面色如纸,瘦的已是皮包骨的男人躺在窗边的病床上,他双眼直盯着天花板,好像看到了什么,嘴边也扯出一抹微笑。

在黑暗中,他仿佛看到了那个病友,正带着微笑向他走来,走到他跟前温柔的说道:“好伙计,不要再这样坠落了,你要坚强起来去和病魔去斗争。之前的事,我不会责怪你的,忘记吧,忘记以前的一切,去生活吧,再见了,老伙计。”说完,便向他挥了挥手,逐渐消失了。

望着那抹消失的身影,他想说些什么,无奈,他虚弱的连话也说不出来了。只是硬挤出一丝微笑。

一年半后。“恭喜你,先生,经过长期的治疗,您已经完全康复了。”听到这里,他也不由地微笑道:“谢谢你了,医生。”起身,走向了医院的大门。伙计,我听了你的话,坚强地活下来了呢。我会记住你的话,无论以后遇到什么困难我都会坚强地活下去。

三十年以后。“爸爸,你看,我画得和你描述的像不像?”“嗯,太好了,完全相同。”望着那张和三十二年前老伙计所描述的一样的画,他笑了起来说:“儿子,去那家医院前建造出来吧。”“好的,爸爸,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好,我等着!”……

 

泰格特《窗》之续写

八(5)班  朱心怡

当那位可笑自私的远窗者费九牛二虎之力支身探头向窗外看去时,出乎意料的事发生了,他什么美景没有看到,有的只是一堵秃墙,他愣住了。这时,那往事一幕幕的再现——那善良好心的病友只是为了缓解自己的病情而编造了这些善意的谎言。远窗者缓缓地举起颤抖的双手,猛地抠住自己的头,无力地瘫在了病床上,就这样日复一日地躺着,游离恍惚着,好似一具骨架。

有一天,病房的大门“吱”地一声打开了,只见几位护士搀扶着一个老人闯了进来。远窗者恹恹地扭过头看见那是一位年近七旬的老太,她一头浊白的鬓发,岁月的沧桑已然在这具并不丰膄的躯体刻下了深及骨血的印痕。就在这时,护士小声附在他耳边:“这位硬说她自己是上一位去世的病患的母亲,之前与你同病房的,定是悲伤过度不相信儿子已死,来寻儿子的,对了,这位老太太眼睛瞎了,什么也看不清楚。”听到这里,他的心“咯噔”一下,惊异地注视着她,那位老太太瘦弱的身影在他内心不禁泛起一阵心酸,又颇有几分愧疚。这时,一个念想划过他的大脑——既然这位母亲看不见了,要不我来当他下半辈子的儿子吧!也算是赎我的罪孽了!

自那以后的每日上午与下午的一个小时,一个孝顺的“儿子”便会搀扶着他年迈的母亲蹒跚地挪动着步伐走到一扇窗边,医院的回廊里也总能响起“儿子”为母亲描述窗外美景的声音,尽管对面只是一堵光秃秃的墙!

 

泰格特《窗》之续写

八(5)班  曹玉晶

他愣怔地看着这堵墙,半晌才回过神来。他疯狂地用力捶打着墙:为什么?为什么这只有一堵秃墙?湖水呢?花朵呢?球场呢?这所有只属于我一个人的美景都去哪儿了?

他嘶吼着,双手撕扯着床单,,嘴里不知在说些什么。没过多久,他好像傻了似的,呆呆地坐在床上,双眼紧盯着昔日同伴的床,泪水如同喷泉一般涌了出来。他看看病床,又看看窗,嘴角扬起了一丝笑容,仿佛又看见了往常的同伴正靠在窗口,描绘着一幅幅生动有趣的画面。突然,他好似疯了一般,,挣扎着下了床,艰难地爬到同伴的床边,紧握着床杆。嘴里不住地说:“我错了,我真的错了!对不起!对不起!”说完,他爬上那病床,静静地躺着。第二天,医护人员送来了早餐,发现他已咽气。他们静静地将尸体抬了出去,埋在了同伴的墓旁。

 

泰格特《窗》之续写

八(5)班 

他呆呆地凝望着那堵光秃秃的墙,回忆起从前病友为自己描述窗外美景,懊悔之情顿时充斥了他的内心。“为什么,为什么你给了我一个美丽的世界,而我却眼睁睁地望着你痛苦得死去!”他呐喊着,用那骨瘦如柴的手猛烈敲击着自己的胸,眼泪止不住地流下,虚弱的他脸色越发苍白。“先生,由于床位有限,有个病人需要和你挤一个病房,他的病情很重,起不了身。”说罢,一位护士从门外推进了一个病床。床上的病人双眼深凹,面孔清瘦,全身没有一处多余的肉,皮肤紧包骨头。“看来他活不久了。我想,我该将病友的心分享给更多的人。”他不再痛苦,而是豁然地作出了一个重大的决定。“嘿!伙伴,外面的景色是如此的美,花儿五彩缤纷,孩子们嬉戏玩耍,姑娘们翩翩起舞。这世界是这么的美好,你要赶紧好起来看看这美景。”病床上的人艰难地睁开眼睛,流露出期待的目光。就这样日复一日,两人的病情都得到稳定。他望着光秃秃的墙,意味深长的说:“老兄弟,你没有骗我。你内心的美景我们都看到了。”随即转过头去与病友相视一笑。

 

泰格特《窗》之续写                 

八(5)班  李 玮

他傻眼了,原来自己一直期待的美好景象竟然只是一堵墙。他瘫软了下来,无力地靠着身后的枕头。病友死了,他再听不到那种多姿多彩的美景了,一直羡慕他的床位如今坐上来为何没有那种欣喜?眼中原本热切的光芒也黯淡了,嘴里喃喃着:“怎么回事,美景哪去了,那么动人的画卷在哪?”他愤怒了,双眼变得猩红,也不知哪来的力气狂按着电铃。医生和护士闻讯赶来,关心地询问:“怎么了,哪里不舒服?”他吼道:“病房的窗外是什么,我一直听说的美景呢?”

医生轻按他的肩膀,让他躺了下来,安抚着道:“你先别激动。这是听谁说的呀,窗外那有什么美景呀,自打我来这医院工作啊,这窗口外就是一堵墙。八成谁和你开玩笑了吧,骗你说外面有风景的吧!”医生蹲下身看了看床头的病历卡,脸色不禁由笑转变为严肃,一脸正色地说:“最近你的病情又严重了,要注意时刻保持乐观心态,争取把身体养好。”

他垂着头,嘴唇嗡动着,也不知听见没有。医生用手扶了一下耳边的金丝眼镜,叹了口气,对身边的护士说:“也不知他怎么了,莫名的病情就加重了。”说罢,大步流星地走出病房。只留下他,脸上惊恐不安。“为什么,你就能说出那么多优美的画面,而我只看到一面墙,不,不。我也可以。”他撕扯着头发,激烈地踢着被子,瞪着床单,开始了吼叫“啊,啊,美景,我要看美景!”

这天晚上,他怀着迷茫入睡了。梦中,他看见了死去的病友的那张脸,病友向他伸着手:“为什么你见死不救?我每天费尽心思编那些善良的谎言哄你,你却眼睁睁地看着我死去,我对你这么好,你就这么看着我死去……”他捂着头,用被子蒙着脸:“不,我没有,我只不过想看你口中的美景,为什么你能享受,而我只能听着你说。我只是争取我想要的,我没有错!”

不知什么时候,被子已湿了一片。“我真的不是有意的,上天是惩罚我没有救你,才把那些变成了一堵墙。呵呵,这就是报应,报应啊!

清晨,护士来查房时,发现他已神志不清了,急忙喊来了医生,医生检查了一会,发现他已经神经错乱,建议送到精神病院。

精神病院的园内设置了一大片草坪和花草树木,病人们有的在散步,有的在吃饭,有的只有那个从进院就最引人注目的病人一直对着那一片美景傻笑。在这众多不正常的人呆的地方,没有人会觉得奇怪吧!

也许,他能触景生情,发现,错的一直是自己。

 

泰格特《窗》之续写

八(5)班  余书凝

病人怔住了,他不相信看到的景象,使劲眨了眨眼睛,瞪大了双眼朝窗外看去,可是,令他失望的是,他看到的还是一堵墙,一堵光秃秃的墙。嗡的一下,病人的脑海中一片空白,他呆呆地倒向病床,脑海中只有那一堵丑陋的墙,仿佛在嘲笑他的自私。

不知过了多久,病人终于从惊讶中走出。他的心慌了,他又会想起那一晚,那一次的冷酷,他感到无比懊悔,感到无比羞愧,他竟然如此恶毒地亲手将病友推向了死亡的深渊!他是杀人凶手呀!病人枯槁的双手撕扯着枯燥的头发,他的全身在病床上哆嗦着,嘴唇不停地抖动着,仿佛在说些什么,昏暗的双瞳中竟默默流出两行浊泪。他不断地敲打着自己,闭上双眼,病友又再次出现在他的面前,又一遍一遍开始讲述着窗外的故事……

忽然,病人的眼中仿佛闪过了一丝光芒。他挣扎着从床上爬起,枯瘦的身影颤抖着,缓缓地爬下病床,艰难地挪到原来的病床上,从病床上摸索出一支笔和一本本子。他卧倒在病床旁,用清瘦的双手抓住笔,暗淡的双眼中透露出莫名的光芒。一笔一画,他在本子上写着什么,他抖动的双唇中模糊地吐露着:“我我要记下那些故事才,才能对得对得起你你的心呀!”他不停地写着已故病人的讲述,日子也一天天过去了。

有一天黄昏,病人的双眼深陷着,他的皮紧紧包裹着骨头,宽大的病服仿佛挂在了病人的身上,病人早已早病入膏肓。原该在床上静养的病人却依旧执着地写着。当病人终于写完了最后一个字,他抬起头望向窗外,窗外的墙上不知何时爬上了一根碧绿的藤蔓。

 

泰格特《窗》之续写

八(5)班  韩楠

他似乎不相信自己的眼前的景象,一只手摸索着雪白的墙壁,双手攀着窗沿,身体向窗户外稍稍探出,仿佛想要找到隐藏在那堵墙背后的美景。

可上天总是会令事与愿违,在那堵墙后有的只是少许的枯叶,而“那些美景”却永远看不到了,他的病情也不允许他看到,渐渐地他的眼合上了,即使头脑中有一千个疑问,一万个疑问,他也没有说出口。

他的手指稍稍一颤,眼睛再度睁开,口中低喃道:“为什么骗我?那个混蛋!”拳头狠狠地砸向了墙壁,回应他的只有墙壁的沉默与手掌的疼痛,他无力再作出任何举动,只好依旧紧盯天花板。他就从这样从夜晚持续到天明。

护士送来早餐,说道:“先生您的身体不宜多吹风,我们还是把您的床位调回去吧?对了,顺便说一下今天下午将会有一个年轻的小伙子住进来。”“哦,我知道了。”说罢就闭上了眼,当做什么也没有发生一样,护士也没有说什么,便径直走了出去。

下午那个小伙来了,他皮包骨头,眼窝深陷,但眼中却放射着异常闪亮的光芒。到了病房后那个小伙子一直喋喋不休,说得眉飞色舞,而一旁病人却沉默得如同乌龟一般一动不动,不管旁边人说得如何美妙,他那副苍白的面孔上依旧是无力的神情。

这一夜都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那位小伙子在雨声中接连不断地朗诵着诗歌。第二天,前面那位病人没有醒来,护士进来搬走了他的尸体。

 

字体: 大 小 加入收藏 打印文章